臺灣唯一投資理財教育平台、國際金融資訊整合網,提供最完整的財經訊息、國際金融資訊給您。
立即訂閱今週刊~啟富達學員獨享『紙本每期只要48元, 電子每期只要29元』
 
財經快訊
美股、美債市場平穩得詭异,重蹈2007年信貸危機覆轍?
日期
2021-09-10
2021年09月09日 19:19 智通財經APP
 
原標題:美股、美債市場平穩得詭异,重蹈2007年信貸危機覆轍?
 
來源:智通財經網
 

近期美股平穩上漲,標普500屢創新高。根據明斯基時刻的觀點,美股長時間地穩定上漲,似乎在為後續的下挫埋下伏筆,但事實真的如此嗎?孤立地看,股市保持穩定上漲並不一定會產生這種影響。但「穩定」對於債券市場來說,情況卻大不相同。

 

股市「穩」得悠然自得

 

智通財經APP了解到,自去年11月的美國選舉周以來,標準普爾500指數並沒有超過5%的跌幅。這很不尋常,而且是相當罕見的。在此期間,世界其他地區股市經歷了兩次微小的調整。第一次是在3月份,與美國市場持平;而第二次是在6月份開始,美國市場遙遙領先。在過去12個月裡,標普500上漲了35%,世界其他地區股市上漲了25%,全球股市都在「穩步上漲」:

直覺上,這似乎是錯誤的。因為今年到目前為止,美國經歷了1月6日的示威遊行、疫情前景變得不確定,以及從阿富汗撤軍。然而,這些都沒有帶動股市下跌。

 

如果這一切聽起來令人擔憂,那麼不過是2017年特朗普執政時期的「重演」:儘管局勢動盪,但股市並沒有大幅波動,反而很平穩。下圖顯示了標普500在過去5年的每日百分比變化。過去的12個月裡,股市相對平靜,但2017年尤其平穩。

如果從推斷期權市場波動性的VIX波動率指數來看,也會出現同樣的情況。由VIX衡量,拜登開始執政後的時間裡,市場很平靜。而在特朗普執政後的第一年,即2017年,市場更加「安靜」。

所以拜登執政期間市場「詭異」的平靜其實並沒有那麼「詭異」。事實證明,新總統剛開始的執政時期,美股往往會相對平靜。事實上,根據Bespoke Investment Group的數據,這是標普500自1928年成立以來第13次連續300天或以上沒有出現5%的跌幅。而這種走勢在特朗普執政的前期持續了2倍時間。

如果我們用另一種衡量市場平靜程度的方法,可以看看標普500指數在過去一年裡的平均每日波動(上升或下降),那麼2017年是半個多世紀以來最平靜的一年。市場更平靜的一年出現在1963年至1964年期間。在這一年裡,甘迺迪遇刺,林登・貝恩斯・詹森(Lyndon Baines Johnson)上台;這段時期似乎比過去幾年的黨派對立更令人痛苦。所有這一切表明,如果人們相信金融狀況將保持良好,那麼極端的政治焦慮本身並不會擾亂市場。

 

這樣的市場平靜是否會在隨後引發更大的波動?

 

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經濟學家海曼 明斯基(Hyman Minsky)的著作受到關注,明斯基認為「穩定會導致不穩定」。較寬鬆的金融環境導致過度自信和過度投機;這就為過度槓桿化的崩盤創造了條件。

 

但孤立地看,股市穩定並不一定會產生這種影響。特朗普執政下的市場長期平靜以疫情結束,許多此前押注低波動性的投機者被迫退出市場。其中,2018年以下跌告終,因為市場對美聯儲穩步實施量化緊縮的前景感到不安。不過,儘管2018年對市場來說是相當艱難的一年,但並不例外;很難證明2018年股市的平穩導致了大崩盤。同樣,在1966年短暫的熊市之前,林登 詹森(Lyndon Johnson)執政下的股市一直表現強勁。他在任的最後一年是1968年,這一年是美國歷史上最動盪的一年之一,但對美股來說卻是完美的一年,美股上漲了8%。

 

債券市場的明斯基時刻

 

以明斯基的說法,更需要擔心的是債券市場。債券市場的平靜讓人不可置信。從很多方面來說,這確實很可怕。下圖顯示了美國高收益企業債券的收益率指數走勢,該指數已經達到今年以來的最低點,而它與美國國債的利差正在逼近2007年次貸危機前夕所創下的歷史最低水平。

這不僅僅是美國垃圾債券市場的現象。而在歐元區債券市場,也可以看到歐洲債券與美國國債的利差也達到了紀錄低點。

自2007年夏天以來,歐洲的信貸利差從未如此小。債券市場與股市不同,這樣的穩定已敲響警鐘。除了低信用評級的垃圾債券發行者,投資級債券發行者,本周爭先恐後地發行更多債券,以便鎖定低利率,獲得廉價資金。這意味著未來將有更多債務需要展期,給美聯儲和其他央行保持資金流動帶來更多壓力。如果未來潛在的債券發行方無法為這些債務再融資,那麼就有了明斯基時刻的苗頭,即投資者認識到債務不可持續並失去信心的時刻。

 

如果進一步討論這個觀點,它似乎表明,當前先taper後加息的政策可能存在嚴重錯誤,而美聯儲通過量化寬鬆向潛在貸款人提供現金,以換取他們持有的債券,從而幫助他們提供流動性。

 

但美聯儲可以選擇的做法是,在保持流動性的同時提高利率,將阻止更多債券發行,同時確保現有債券能夠安全地展期。可以想像,這樣一來,就有可能在不引發危機的情況下,從目前極其寬鬆的金融環境中退出寬鬆。

 

倫敦跨國資本有限公司(Crossborder Capital Ltd.)的Mike Howell解釋了這一觀點。假設各大央行希望避免危機,它們可能會發現別無選擇,只能讓美國和歐元區陷入日本的境地:長期低利率導致債務水平長期高企,迫使央行繼續保持寬鬆。

 

需要仔細考慮更多債務對經濟前景的影響。問題是,世界經濟的負擔在於過多的債務,而不是過多的流動性。流動性已經成為債務的必要對應物,因為與股權不同,債務需要在到期時進行再融資。近300萬億美元的世界債務平均期限為5年左右,這意味著每年有近60萬億美元需要展期。這種巨大的資金負擔需要大量的資產負債表能力,即流動性。

 

巨大的債務負擔正迫使西方國家趨同於日本的通貨膨脹率和利率。「日本化」正在到來,低收益率將持續下去,除非債務的無休止增長被停止! 問題在於太多的債務,而不是太多的流動性。

 

過高的債務負擔有助於解釋為什麼股市能夠如此平靜地上漲。但我們應該擔心的是債務,而不是股市。

 

責任編輯:劉玄逸

 
 
 
 
Copyright © 2008 啟富達國際(股)公司_推薦如何投資理財課程 版權所有   電話:02-2703-2053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26號4樓之3   E-mail:cfd.wma@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