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唯一投資理財教育平台、國際金融資訊整合網,提供最完整的財經訊息、國際金融資訊給您。
立即訂閱今週刊~啟富達學員獨享『紙本每期只要48元, 電子每期只要29元』
 
財經快訊
風險警告!這個國家暴力加息550個點!亞洲多國外儲告急,出口商收匯風險陡增!
日期
2022-09-21
2022年09月20日 03:42 市場資訊
 

國際業務

在通脹高企、美元升值的雙重打擊下,多數新興經濟體貨幣往往遭受重創。 阿根廷比索持續走軟,今年累計貶值幅度達到近30%,這令阿根廷的經濟雪上加霜。

阿根廷暴力加息550點

阿根廷中央銀行再次宣佈,將國家基準利率一口氣提高550個基點至75%,用以支撐其貨幣價值,以及遏制國內不斷高企的通貨膨脹。 這已經是年內阿根廷央行第9次提高基準利率。

同時央行還表示,將在明年降低持有的短期債務水準,進一步推進縮表,為持續對抗通脹做好準備。 從數據上來看,阿根廷已經成為全球通貨膨脹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

阿根廷國家統計與人口普查研究所公佈的數據顯示,阿根廷今年8月通脹率繼續飆升,該國消費者價格指數與7月相比上升7%。 其中,鞋服、家電等商品價格以及服務價格在8月上漲最快,而手機通訊、教育、文化休閒等價格上漲相對較慢。

而在截至今年8月的12個月里,阿根廷CPI同比漲幅就高達78.5%,創31年以來最高水準,並在進一步持續攀升之中。 這也意味著,即便基準利率提升至75%的驚人水準——存1萬元,1年後將獲得7500元利息——但仍不足以趕上通脹的速度。

並且阿根廷經濟學家警告稱,到2022年年底,通脹率或將升至更加瘋狂的100%。 阿根廷聖費爾南多市居民表示,物價短短幾天內就出現明顯上漲,僅過了一個星期,就得多花一倍的錢。

阿根廷比索在這樣的快速通脹面前,根本無力維持其幣值,今年以來,比索已經貶值超過30%,且貶值風險仍在加劇,而這些都與美聯儲的大幅加息有著直接關係。

亞洲多國外儲告急

除了阿根廷,亞洲新興市場國家外匯儲備悄然“吃緊”。 渣打銀行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除中國之外的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的一項關鍵外匯儲備指標(一個國家可以用外匯儲備為進口提供資金的月數)降至7個月,創下2008年次貸危機以來的最低值。

多數華爾街投資機構認為亞洲國家外匯儲備之所以出現快速縮水,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每月都動用數十億美元干預匯市穩定本國貨幣匯率。

畢竟,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后,眾多亞洲新興經濟國家央行一直都在積累大量外匯儲備,用於保護本國貨幣匯率免遭美元大幅升值的衝擊。

然而,今年因國際形勢的變化,亞洲國家的外匯儲備有點「招架不住」。 今年印度和泰國的外匯儲備規模分別減少了約810億美元和320億美元。 韓國外匯儲備減少了270億美元,印尼減少了130億美元,馬來西亞減少了90億美元。

瑞穗銀行駐新加坡的經濟和戰略主管Vishnu Varathan表示,“以目前的燒錢速度來看,泰國仍然令人擔憂,菲律賓、印度、印尼也是如此,甚至此前情況相對較好的馬來西亞也變得更為危險了。 ”

發達經濟體未能倖免

此外,發達國家也未能倖免,而且這是多年來首次美元相對全球發達市場貨幣整體大幅走強。

在能源危機和不斷上升的消費價格拖累歐洲經濟,借貸成本上升使得澳大利亞、加拿大和紐西蘭的房地產市場大幅降溫之際,美元走強增加了這些發達經濟體央行跟隨美聯儲激進加息的壓力,而這將進一步拖累這些國家趨於疲軟的經濟增長。

然而,這些國家的貨幣影響美元走勢的能力非常有限,這意味著短期內緩解美元相對強勢的可能性很小。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MauriceObstfeld表示:「美元走強通常伴隨著美國短期和長期利率上行,或者是全球市場壓力,以及避險資金流向被認為安全避風港的美元。 “”全球普遍收緊政策的金融狀況導致各發達經濟體增速放緩。”

據悉,美國對發達經濟體的貿易加權美元指數(110.28110.08000.07%)今年飆升了10%,達到2002年以來的最高水準,而相對新興市場的指數僅上漲3.7%, 低於2020年新冠疫情以來的峰值水準。

衡量美元兌六種主要貨幣(歐元(0.9961-0.0007-0.07%)、瑞士法郎、日元、加拿大元、英鎊(1.1367-0.0011-0.10%)瑞典克朗)的美元指數(DXY)一度刷新二十年來的最高水準。

新加坡銀行首席經濟學家MansoorMohi-uddin表示:「如果美元繼續走高,對發達經濟體的決策者來說,這個問題將變得更加尖銳。 因此,即使國內資本市場繼續暴跌、經濟增長步履蹣跚,各大央行今年也將選擇繼續加息。 ”

延伸閱讀

亞洲貨幣保衛戰持續升級! 多國外儲告急 出口商收匯風險陡增

在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與美元迭創新高的衝擊下,亞洲新興市場國家外匯儲備悄然“吃緊”。

渣打銀行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除中國之外的亞洲新興市場國家的一項關鍵外匯儲備指標(一個國家可以用外匯儲備為進口提供資金的月數)降至7個月,創下2008年次貸危機以來的最低值。

渣打銀行駐新加坡的外匯研究主管Divya Devesh認為,隨著亞洲新興市場國家外匯儲備持續縮水,未來這些國家央行為穩定本國貨幣匯率所進行的外匯干預可能更加有限。

東方證券經濟學家邵宇表示,在外匯儲備吃緊且加息力度不如美聯儲的情況下,目前亞洲很多國家的確挺難再通過匯市干預穩定本國貨幣匯率。

目前,亞洲主流貨幣日元、韓幣兌美元匯率均出現大幅貶值,而東南亞貨幣也不知道能扛多久。 這種情況下,出口商須做好收匯風險管理!

“彈藥”緊張:亞洲“貨幣保衛戰”花錢如流水

強勢美元威脅下,整個亞洲地區的政經決策者們都面臨著亞洲“貨幣保衛戰”升級的考驗。

渣打銀行的數據顯示,亞洲新興市場(不包括中國)一項受到密切關注的衡量外匯儲備充足程度的指標,即一個國家可以用其持有的外匯儲備支付多少個月的進口額,目前已降至了約7個月,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準。

要知道,在今年年初這一數位約為10個月,2020年8月時曾高達16個月,這表明亞洲新興國家捍衛本國貨幣的“彈藥”儲備正在逐漸枯竭。

根據渣打銀行的數據,目前外匯儲備約可滿足印度九個月的進口需求,印尼為六個月,菲律賓約為八個月,韓國為七個月。

另一項機構數據也顯示,年內泰國外匯儲備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下降最大,其次是馬來西亞和印度,這預示著它們是年內干預匯市力度最大的幾大國家之一。

1997亞洲金融危機的陰影揮之不去

今年印度和泰國的外匯儲備規模分別減少了約810億美元和320億美元。 韓國外匯儲備減少了270億美元,印尼減少了130億美元,馬來西亞減少了90億美元。

據瞭解,多數華爾街投資機構認為亞洲國家外匯儲備之所以出現快速縮水,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每月都動用數十億美元干預匯市穩定本國貨幣匯率。 畢竟,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后,眾多亞洲新興經濟國家央行一直都在積累大量外匯儲備,用於保護本國貨幣匯率免遭美元大幅升值的衝擊。

強勢美元下外匯儲備大幅縮水

但是,在今年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與美元迭創新高的雙重施壓下,亞洲國家的外匯儲備有點“招架不住”。

瑞穗銀行駐新加坡的經濟和戰略主管Vishnu Varathan表示,“以目前的燒錢速度來看,泰國仍然令人擔憂,菲律賓、印度、印尼也是如此,甚至此前情況相對較好的馬來西亞也變得更為危險了。 ”

在一位外匯經紀商看來,隨著亞洲國家外匯儲備持續縮水,越來越多投資機構都意識到亞洲國家穩匯率的能力悄然下降,尤其是天然氣等大宗商品價格持續飆漲令部分亞洲國家連續出現外貿赤字,導致外匯儲備進一步消耗以填補外貿收支缺口。

穩匯率的新挑戰

值得注意的是,在外匯儲備吃緊與加息力度不如美聯儲的情況下,越來越多亞洲國家央行只能通過口頭警告“嚇退”投機沽空資本。

近期、日本、韓國與印度央行高層先後向市場傳遞明確信號——它們不會對本國貨幣持續貶值「坐視不管」。

“但是,所謂的口頭警告收效甚微。” 上述外匯經紀商表示。 邵宇指出,在美元持續迭創新高的情況下,亞洲國家光靠口頭警告「穩匯率」是不夠的。 因為市場已注意到外匯儲備縮水正令不少亞洲國家缺乏足夠強大的干預匯市能力。

“在這種情況下,部分亞洲國家只能再度使用階段性資本管制舉措,遏制資本持續流出令本國貨幣匯率跌勢擴大。” 他認為。

9月14日,市場突然傳聞在日元兌美元跌破144整數關口后,日本央行開啟了匯率審查,即要求日本商業銀行向央行提供外匯交易的細節資料。 此舉被市場視為日本央行可能直接入市干預拉漲日元的「前兆」。

亞洲出口承壓不利於匯率穩定

一位近期參與沽空亞洲貨幣的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透露,即使亞洲國家採取新的資本管制或直接入市干預措施,也未必能改變亞洲貨幣兌美元持續下跌的趨勢。

究其原因,一是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令美元保持強勢上漲,對亞洲貨幣構成更大的下跌壓力; 二是歐美經濟衰退風險加大令亞洲出口景氣度下降,不利於亞洲出口型貨幣匯率穩定; 三是亞洲國家加息力度不如美聯儲,令亞洲貨幣的利差優勢持續被壓縮,迫使越來越多套利資本開始從亞洲迴流美國。

邵宇指出,考慮到強勢美元可能貫穿整個美聯儲加息週期,對亞洲國家而言,如何維持本國貨幣匯率穩定仍是艱巨且中長期的挑戰。

來源:浙江貿促綜合整理自21世紀經濟報導、財聯社等

責任編輯:郭建

 
 
 
Copyright © 2008 啟富達國際(股)公司_推薦如何投資理財課程 版權所有   電話:02-2703-2053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26號4樓之3   E-mail:cfd.wma@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