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唯一投資理財教育平台、國際金融資訊整合網,提供最完整的財經訊息、國際金融資訊給您。
立即訂閱今週刊~啟富達學員獨享『紙本每期只要48元, 電子每期只要29元』
 
財經快訊
特朗普開鍘鷹派 博爾頓出局內幕
日期
2019-09-12

來源 環球交叉點

當地時間週一晚上,美國總統川普對白宮進行了一項重要調整:「解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解僱」(「fire」),美國媒體的新聞報導是這麼寫的;但是,川普在推特上的原話,足以令人窺到「火藥味」:

「我要求約翰(博爾頓)在今天早晨把辭呈交給我。。。我和他在很多議題上意見嚴重相左,白宮的其他人也有同感。。。」

這顯然是「翻臉」的節奏啊!

「你自己交辭職報告,第二天放我桌上」這種話,對於已經習慣川普「CEO做派」的人來說並不陌生;然而,這位「被下課」的「鷹派」老兵,當初可是川普自己請來的,並且,川普還曾為這個決定,承受了鋪天蓋地的輿論壓力。

一位政壇老同志,70歲了還受到一個大國的「大boss」重用,當然不是因為他的衝勁,而是用他的經驗、用他的人脈。

博爾頓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右翼保守派干將,作風硬朗,講話率直——19年前的一件事最能說明這點:

當最高法院下令停止對2000美國大選重新計票後,博爾頓親赴爭議選區、佛羅里達;大步邁進「塔拉哈西圖書館」,大聲說:「我來自布什/切尼的團隊,我來這裡是要讓你們停止計票」——忠心耿耿、執行果敢、膽大心細——在一個CEO眼中,這就是一名「好員工」的特質!這也是川普看中博爾頓的原因。

那麼,又是什麼讓這個曾經的「心頭好」,走到了如今,「在很多議題上,意見嚴重相左」呢?另外,川普在推特裡特別加了一句:「白宮的其他人也有同感」——這「其他人」又是誰呢?

很難圓滑的「硬骨頭」

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角色?簡單點說,就是總統每天公務活動開始時要見到的第一個人。

(圖:博爾頓被解職的消息剛披露,國際油價就來了個「跳水」)

在總統上班前,他已經幫助總統彙總了來自國務院、國防部、美國駐外使領館、美國國家安全局等部門的情報信息。他可以刪選、過濾其中的信息,而部分內容還很可能是極端機密的——因此,在1947年設立這樣一個職務時,目的就是要幫助總統避免被華盛頓的官僚體系干擾,過濾出有用的信息,並幫助總統作出正確的判斷。

在這個方面,博爾頓可以稱得上是「三朝元老」。

然而,多位消息人士上週向美國有線新聞網(CNN)透露,在擔任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18個月後,博爾頓和其他政府高官之間的緊張關係,已經演變成了「全面的敵意」,尤以和蓬佩奧的矛盾最為明顯——「博爾頓好像在扮演國務卿的角色」,一位消息人士這麼向CNN透露。

事實上,美國行政機構內部,在國家安全問題上出現分歧並不罕見。

比如,在阿富汗問題上,博爾頓堅決反對與塔利班達成和平協議;然而,蓬佩奧則是專注於達成一份和平協議。再比如,對待伊朗的態度。「滿腦子冷戰思維」的博爾頓,立主通過軍事手段「顛覆政權」(Regime Change)的策略;然而,蓬佩奧、甚至川普本人,也未曾放棄尋求和伊朗高層對話的機會。。。

很明顯,這種「不單純的分歧」影響了白宮和國務院兩個團隊的行事方式。蓬佩奧曾公開表達對博爾頓的反感,並認為對方侵犯了自己作為美國最高外交政策官的職權。而美國國家安全問題的第二、第三號人物公開撕破臉,自然也會令「被夾在當中」的川普忍無可忍。

 

今年年初,當朝鮮再次試射導彈時,博爾頓立即對媒體表態,朝鮮此舉應受到制裁,因為它違反了聯合國決議。然而,在得知上述表態後,正在日本訪問的川普出人意料地「撥亂反正」,稱自己「並不在意」此事。

外界立即嗅到了「博爾頓靠邊站」的味道。

「鳥盡弓藏」

如果說這些「白宮內鬥」還只是坊間八卦的話,那麼,對待博爾頓的態度已經成了一面「照出川普內心的鏡子」。

《大西洋月刊》上個月就發表評論指出,進入「2020選舉時刻」後,川普的執政風格,也進入了一個「算計時代」——「算」什麼?選票從哪裡來!這個階段的總統,更像是一位華爾街的「交易能手」。

離選舉越近,這種「算計」表現得越明顯。

(圖:在陪同川普參加關於委內瑞拉問題的記者會時,細心的記者們發現,博爾頓的記事本上寫著一行字:「向哥倫比亞派遣5000士兵」。事後證明,他的強硬立場完全沒有被川普改採納)

比如,在委內瑞拉問題上。川普曾被告知讓馬杜羅下台將輕而易舉;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在升級干預與抽身退出之間,川普選擇了後者。為什麼?深究下去你就會發現,在大選的重要搖擺州、佛羅里達,這裡五分之一的人口是來自古巴和委內瑞拉的移民——「Lip Service」(譯:中國人說的「口惠而實不至」)會比對馬杜羅政權來真的成本低很多,且同樣能吸票。

再比如伊朗問題。當時川普下令對伊朗發動空襲,而後又改變了主意。他對伊政策的矛盾在於既想撕毀伊朗核協議,並對伊朗政府極限施壓;同時,他又希望避免將美國捲入中東的新衝突。

川普前後矛盾的立場,讓白宮「鷹派」們的角色顯得格外突兀;

另一個代表性的例子就是朝鮮問題。

博爾頓一直支持對朝鮮進行經濟制裁,迫使後者就範;被川普任命為國安顧問前,他還在呼籲對朝鮮進行「先發制人」的打擊。

但是,通過三次和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會晤,尤其是在板門店會晤後,人們發現,博爾頓完全不在美國政府對朝決策成員之內。即便是板門店那場「特金會」,博爾頓就在蒙古訪問,川普也沒有讓他改變行程,到板門店陪同。

川普不喜歡博爾頓,但喜歡利用博爾頓。

因為,他可以充當反擊左派、回擊「白宮軟弱」之說的最有力武器——這點和川普如何看待班農是一樣的。但是,當川普開始「自我否定」時,博爾頓就很難在白宮繼續留下了,否則就是在「自取其辱」。

當然,川普的「算計時代」也會結束。如果他能在2020實現連任,那麼,在第二個任期內,他又將回到自己的風格,為了大選而沒有打出去的子彈(比如退出北約、退出WTO等等)就很有可能重新上膛。

川普能連任麼?

目前看依然有超過五成的概率。

 
 
 
Copyright © 2008 啟富達國際(股)公司_推薦如何投資理財課程 版權所有   電話:02-2703-2053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26號4樓之3   E-mail:cfd.wma@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