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唯一投資理財教育平台、國際金融資訊整合網,提供最完整的財經訊息、國際金融資訊給您。
立即訂閱今週刊~啟富達學員獨享『你訂8個月,啟富達送你5個月,每期最低28.5元』
 
財經快訊
聯儲“大鴿”布拉德擔任今年票委:美聯儲已經走到加息盡頭
日期
2019-01-11
資料來源:華爾街見聞
 
作者: 杜玉
2019-01-11 05:59
素來有“聯儲大鴿”之稱的偏鴿派官員、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是2019年FOMC票委,他接連兩日反對進一步加息,也不排除在FOMC會議投下反對票。路透社認為,從2018年2月鮑威爾接任主席以來,每一次貨幣政策決議還沒有過異議。
繼上週五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發表了利好於市場的“偏鴿派”言論後,本週以來越來越多的美聯儲官員表達了對暫緩加息的支持。
素來有“聯儲大鴿”之稱的偏鴿派官員、美國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James Bullard)是2019年的FOMC票委,他接連兩日反對進一步加息,也不排除在FOMC會議投下反對票。路透社認為,從20182月鮑威爾接任聯儲主席以來,每一次的貨幣政策決議還沒有過異議。

12月就反對過加息 應重視市場傳遞的信號

布拉德週四表示,他懷疑去年12月的加息就“做過頭了”(overreach),當時他表達過反對,擔心美聯儲正處於一個“政策錯誤”的懸崖邊緣(precipice)。他曾建議將“通脹預期走軟”這種表述放入12FOMC會後聲明中,並堅定地認為“美聯儲已經走到了加息的盡頭”。
從市場的表現來看,在布拉德言論前後,美股三大指數在午盤後重新轉漲,此前一度因鮑威爾在採訪中支持繼續縮表而全線轉跌。
 
 
 
布拉德不支持繼續加息的理由是美國經濟增速可能在今年放緩,市場認為通脹將降至美聯儲2%的目標下方,收益率曲線也在暗示,美聯儲應當溫和地實施利率政策正常化:
“美國現有的政策利率水平屬於正好,美聯儲不應該預期還會進一步加息,美聯儲將利率正常化的機遇窗口已經關閉,我不認為美聯儲現在還沒有達到目標。
美聯儲需要更為認真地對待市場傳遞的信號,在這方面市場幾乎永遠都是對的,而美聯儲是錯的。貿易摩擦可能正在抑制美國國內的商業支出,不確定性和焦慮不安在海外更為濃烈,我擔心全球經濟已經開始的溫和放緩會因此惡化。”
華爾街見聞注意到,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週四的重要採訪中,也承認對全球經濟的外部環境如何影響美國經濟感到擔憂。他認為,2019年美國經濟不會發生衰退(recession),美國經濟動能很好而且很穩健(solid),“我主要擔心全球增長,需要看亞歐經濟增速放緩如何影響美國”。
布拉德則表示,他在201512月開啟的本輪加息週期大部分時間都支持加息,主要由於經濟增速快於他和其他政策制定者的預期,進而推動失業率下降也超過預期,為美聯儲帶來了利率政策正常化的機會窗口:
“但12月進行2018年第四次加息、本輪週期第九次加息時,我就不同意,因為當時的通脹預期已經滑落。這個預期表明美聯儲的政策立場可能過於鷹派了,建議美聯儲留心這種警告,小心不要在政策上過於激進,導致美債收益率曲線倒掛。”

加息或令美國經濟衰退 反對前聯儲主席評論政策

另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布拉德週二在接受採訪時直接警告稱,未來持續更多的加息可能導致美國經濟衰退:
“美國現有的政策利率水平已經很好了,沒有任何迫切的需求來進一步加息,除非經濟或通脹放緩的程度超過預期。如果沒有真實的通脹威脅,就基本沒有理由來加息至更為限制性的水平。”
布拉德在當時的採訪中同樣呼籲美聯儲重視市場的警告,例如債市收益率水平正在發送預警信號,如果利率進一步走高可能帶來衰退風險。他認為,過去10年證明市場都比FOMC委員會本身,在判斷貨幣政策如何進一步發展時“更為精準”,所以市場認為“不會很快加息”應被聯儲參考。
布拉德還表示對小幅降息“持開放態度”,雖然他不認為有必要降息,一切取決於經濟如何演進。他不認為有理由改變縮表政策,債市借貸成本沒有反映出縮表正在影響市場,美國經濟今年將溫和增長,通脹率圍繞2%波動,這些都與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上週五與本週四的觀點相仿
有意思的是,布拉德本週直接批評了前任美聯儲主席耶倫和伯南克持續評論貨幣政策的行為,認為是造成美聯儲與市場溝通效果複雜化的原因之一:
“他們的做法有點像是干預現任主席了。不能讓前聯儲官員也發表過多對貨幣政策的評論。他們已經不制定政策了,但是他們還在擾動市場,因為他們曾經制定過政策。”

鴿派轉向真成美聯儲主流?今年票委構成藏玄機

布拉德表示,在至少是“暫停加息”方面,FOMC委員會“正在逐漸接受他的觀點成為共識”,他認為之前已經加息多次會令更多聯儲官員同意“當前可以對加息政策更有耐心”,主要是等待失業率超低最終拉動通脹的現象出現(即菲利普斯曲線再度生效)。
華爾街見聞也提到,繼鮑威爾“轉鴿”、一改對市場的冷漠後,越來越多美聯儲官員加入陣營,公開表態稱,是否進一步加息應該要有耐心,甚至有官員呼籲暫停加息。但也有官員認為金融市場對美國經濟的看法過於悲觀,如果基本面無憂慮,美聯儲今年可能按計畫加息兩次,甚至三次。
而今年是決定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方向的關鍵時期,偏鴿派且成為票委的布拉德,以及另一位偏鴿派兼票委的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兩人觀點的動向可能預示著美聯儲的微妙轉變。週三埃文斯也表示,"我們有能力等待並仔細評估即將出爐的數據和其他進展”,目前缺乏證據證明通脹明顯高於央行設定的2%目標,與布拉德的觀點異曲同工。
看上去,鴿派的言論正逐漸佔據美聯儲決策層的主流,但華爾街見聞專欄作者英為財情Investing.com (ID:Investing-com)曾指出, 在2019年獲得FOMC投票權的是四位美聯儲“老兵”,分別是堪薩斯城聯儲主席埃斯特·喬治(鷹派)、波士頓聯儲主席埃裡克·羅森格倫(鷹派)、芝加哥聯儲主席查爾斯·埃文斯(中立)、聖路易斯聯儲主席詹姆斯·布拉德(鴿派):
天秤的另一端是最為鴿派的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布拉德曾在12月7日稱,“我是美聯儲當中最為鴿派的人士。我不認為現在處於進一步提高短期利率的有利位置。”
相比之下,埃文斯更為中立。在11月27日的一場專題討論會上,埃文斯稱,預計貨幣政策將回歸至更為中性利率的水平。“進入中性環境可能是我們的首要任務。”中性利率是指將利率提升至既不刺激增長、也不減緩增長的程度。
但布拉德、埃文斯及羅森格倫都曾經在過去根據經濟的動態進展而大幅調整他們的貨幣政策立場,這種情況有可能在2019年再度出現。
 
 
 
Copyright © 2008 啟富達國際(股)公司_推薦如何投資理財課程 版權所有   電話:02-2703-2053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26號4樓之3   E-mail:cfd.wma@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