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唯一投資理財教育平台、國際金融資訊整合網,提供最完整的財經訊息、國際金融資訊給您。
立即訂閱今週刊~啟富達學員獨享『紙本每期只要48元, 電子每期只要29元』
 
財經快訊
44年杰克遜霍爾會議回顧 從央媽到萬能輸血者
日期
2021-09-09
2021年09月08日 00:00 第一財經
  原標題:44年傑克遜霍爾會議回顧 從央媽到萬能輸血者
  自1978年以來,美聯儲每年在懷俄明州傑克遜霍爾舉辦“傑克遜霍爾經濟政策研討會”,研究美國和世界經濟問題。參會者包括來自全球的中央銀行家、財長、學者和金融市場人士。44年來,世界經濟經歷了大通脹、沃爾克反通脹、拉美債務危機、九十年代大緩和、東南亞金融危機、美國次貸危機、全球新冠疫情經濟衰退。政治形勢也經歷了美蘇爭霸與雷根主義、世界經濟一體化與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等。以美聯儲為代表的中央銀行不斷面臨新問題,同時老問題也以新面孔出現,結果是各國中央銀行從“央媽”升級為“萬能輸血者”。
  4個10年貨幣政策的回顧和展望
  雖然20世紀70年代末美國經濟陷入滯脹,但是1978年第一次會議主題是“世界農業貿易:增長潛力”。這反映了當時對糧食短缺和通脹的擔憂。20世紀80年代是保羅·沃爾克時期,美國在經濟衰退的同時控制住了通脹。1982年會議議題“20世紀80年代的貨幣政策問題”,核心是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合作、預期在貨幣政策中的作用、各國貨幣政策合作。此後每隔十年都有一次貨幣政策回顧和展望。
  格林斯潘時期,1989年議題“20世紀90年代的貨幣政策問題”核心議題是自由化和全球化、金融市場對貨幣政策的影響。1999年議題“貨幣政策新挑戰”,主要是在低通貨膨脹和危機傳染性增加背景下資產定價和宏觀經濟對貨幣政策的挑戰。
  伯南克期間,2010年主題是“未來十年宏觀經濟的挑戰”,背景是“次貸危機持續、高失業率、巨額財政赤字和中央銀行資產負債表不斷擴展”。鮑威爾時期,2020年議題是“展望未來十年:對貨幣政策的影響”,核心是持續低通脹下的貨幣政策新框架。但是新冠疫情深度改變了一切,於是有了2021年年會重新思考未來十年“不均衡經濟中的宏觀經濟政策”,包括低利率、低增速、增強的不確定性影響、不斷反復的疫情等。
  變化的經濟形勢與貨幣政策
  著名的盧卡斯批判,使得中央銀行家更加注意經濟形勢變化對微觀主體預期的改變,以及最終對宏觀政策的影響。同時,世界經濟形勢變化很快,央行也要不斷適應經濟形勢變化。上世紀80年代美國政府債務飛漲,1983、1984和1986年會議聚焦“公共政策”和“債務問題”。日美貿易爭端,1985年重點研討“美元匯率問題”。由於80年代金融自由化,1986年後“金融穩定”成為主要話題。由於90年代包括歐盟等經濟一體化加強,1991年分析貿易與貨幣區的影響。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2000年研究世界經濟一體化。
  世界政治格局演變
  對貨幣政策影響不大
  上世紀70年代以來,中央銀行獨立性不斷增強,即央行的人事任命和運作獨立於各屆政府。從歷屆會議的主題看,國際政治形勢變化與會議議題關聯不大。可以看到,80年代經濟理論和政策實踐影響極大的雷根經濟學和供給學派、80年代末華盛頓共識、1999歐元(1.1816-0.0001-0.01%)區政治經濟貨幣一體化、2018年開始的中美貿易摩擦等都未對會議議題和貨幣政策產生顯著影響。
  貨幣政策問題依然是老瓶新酒
  1978~1981年會議連續分析美國農業問題,1982年開始聚焦研討貨幣政策問題。雖然菲力浦斯曲線是宏觀經濟和貨幣政策的理論基礎,且全球央行貨幣政策目標多是物價穩定和充分就業,但是,就業和物價穩定卻不是會議的永恆話題。
  44次會議,物價穩定主題3次、就業和人口問題3次、經濟增長2次,而頻率最多的是金融市場和金融穩定,達7次之多,且從80年代金融自由化開始到次貸危機之後2009年。由於該會議是相對務虛的政策學術研討會,一些技術性內容也較多,如2001年的資訊經濟、2002年重新思考穩定政策、2003年不確定性、2006年新經濟地理、2013年非常規貨幣政策、2016年貨幣政策框架、2018年市場結構。
  未來10年展望:
  從央媽到“萬能輸血者”
  2021年宏觀經濟不平衡體現在:一是總量貨幣政策如何應對受疫情影響的不同行業;二是疫情期間各國財政赤字不斷飆升,貨幣政策如何與財政政策協調;三是疫情導致世界各國不平等更加嚴重,市場集中度進一步提高等如何影響貨幣政策。其實,這些問題多是古老話題,如1998年會議就研討收入不平等,1995年會議研討財政赤字問題。而結構性貨幣政策和應對市場壟斷確實是新酒。
  一是美聯儲新思維下經濟政策的“回歸”。2021年6月德意志銀行發表了《通脹:主導近十年的宏觀敘事》認為:40年前雷根-沃爾克共識以來,全球宏觀政策正在進行重大的轉變,美國經濟政策正在偏離雷根時期的新自由主義,即通脹和政府債務水準不斷上升的擔憂正在消退,對待通貨膨脹更加容忍和樂觀。
  二是從“央媽”到“萬能輸血者”。長期以來,中央銀行被稱為“央媽”,主要指其承擔銀行類金融機構最後貸款人角色。目前,各國央行也已經承擔了金融穩定責任。此外,許多央行還承擔更廣泛的社會目標:為少數群體提供更多社會支持,加強收入、財富、教育、醫療保健方面的社會平等、氣候變化,以及更廣泛的經濟機會和社會包容。近年來,美聯儲的決策框架明確納入了就業資料並推出直達企業的一級市場公司信貸工具(PMCCF)等創新工具,歐央行為了兌現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歐元的承諾祭出包括負利率、主權債購買計畫、銀行業廉價貸款等的非常規政策工具。中國人民銀行等部委出臺《關於金融支持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意見》。可以看到,各國中央銀行已經成為“萬能輸血者”。
  從央行44年的會議可以看出,世界經濟形勢加速變化,央行不斷面臨新的挑戰,但是傳統的核心問題始終反復困擾著學者,如金融穩定、物價穩定、就業等,中央銀行家不斷賦予新的解釋。同時,一些新的問題不斷出現,如人口問題、收入不平等問題,使得央行不斷擴張其職能,從“央媽”演變為“萬能輸血者”,於是偏離了原來的傳統的物價穩定的理念。
  (李永甯系天津工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金融學博士後,溫建東系劍橋大學管理學會會員、經濟學博士)
責任編輯:郭建
 
 
 
Copyright © 2008 啟富達國際(股)公司_推薦如何投資理財課程 版權所有   電話:02-2703-2053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26號4樓之3   E-mail:cfd.wma@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