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唯一投資理財教育平台、國際金融資訊整合網,提供最完整的財經訊息、國際金融資訊給您。
立即訂閱今週刊~啟富達學員獨享『你訂8個月,啟富達送你5個月,每期最低28.5元』
 
財經快訊
北約峰會:“特朗普VS默克爾”第二季
日期
2018-07-11
華爾街見聞 2018-07-10 14:59:16
 

在上月G7峰會上,特朗普在抨擊加拿大總理特魯多之後退出了G7聯合聲明。這次,人們擔心周三和周四的北約峰會也會不歡而散,特朗普可能拒絕簽署公報。只不過,「靶子」或是德國總理默克爾。

本周三和周四將於布魯塞爾舉行的會議是北約的首個主要峰會。市場普遍擔心,由於貿易糾紛、軍費、移民、伊朗核協議等問題而導致的分歧恐將破壞跨大西洋聯盟的團結。

在上個月的七國峰會(G7)上,特朗普在高調抨擊加拿大總理特魯多之後宣布退出剛剛達成的G7聯合聲明。這一次,人們擔心北約峰會也會不歡而散,特朗普可能拒絕簽署公報。

環球時報援引德新社評論稱,「北約正遭遇70年來最困難的時期。」報道還稱,慕尼黑安全政策峰會負責人邦德悲觀地說,北約是否能夠在特朗普總統任期內「倖存下來」,將是一個大問題。《華盛頓郵報》也擔心北約會全面解體。

上次的「靶子」是特魯多,這次可能是德國總理默克爾。

特朗普狂批歐洲

特朗普一直以來都毫不留情地猛批歐洲以及德國,從與美國的不公平貿易,到軍費繳納不足,從移民政策過於寬鬆,到激進伊斯蘭主義者入侵……

就在昨日,特朗普還公開怒罵,稱美國為北約付出的錢比任何國家都多,都變成了各個盟國的「存錢罐」,而美國民眾是一直全款買單的傻瓜。他稱,這是不公平的,也是不能接受的,他會「告訴北約:你們得開始付錢了。」

華爾街見聞今晨文章提及,特朗普還特別提到了德國:「德國的軍費開支是GDP的1%,美國則有4%,北約對歐盟的好處遠遠超過對美國的。」

從開始參與競選總統開始,特朗普就頻頻就北約軍費問題大肆展開批評。不過,特朗普似乎說的也有道理:北約方面表示,2017年北約費用的70%來自美國。

除了分攤軍費負擔問題之外,貿易和關稅問題預計也是此次北約峰會難以繞開的重點議題。

特朗普此前執意對歐盟開徵關稅,涵蓋範圍包括汽車、農產品等重點領域,引發歐洲一片抱怨與抗議。歐盟上周初開始對價值28億美元的美國進口商品徵收25%的報復性關稅,並威脅要對價值近30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收關稅。

默克爾7月6日表示,她將支持歐盟降低對美國汽車的進口關稅。此舉旨在回應此前美國政府的提議,即如果歐盟做出讓步,就放棄對歐洲進口汽車加征關稅。

特朗普攻擊軍費問題的同時,也提到了歐盟對美國151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以及「對美國商品巨大的貿易壁壘」。

默克爾本周一在接待來訪的中國總理李克強時趁機再度隔空「暗戰」特朗普。她稱,保護主義是如今全球經濟面臨的主要風險,希望7月16-17日在北京召開的中歐峰會能採取進一步措施保護投資,並幫助防止出現進一步的全球貿易衝突。

 

在移民與能源問題上,特朗普也沒少費口舌。他批評默克爾實行過於寬鬆的移民政策,從而使得歐洲充斥著大量激進宗教分子。對此,美國Axios評論稱,由於默克爾在本國政治問題上的相對軟弱立場,特朗普一直在利用這一點。

 

 

最近數月,特朗普還批評德國政府偽善,說他們一方面口口聲聲說俄羅斯是一個值得對抗的壞角色,但另一方面卻依然在大量進口俄羅斯的天然氣。

二戰後,跨大西洋聯盟通過北約和貿易協定將彼此的國防安全和經濟綁在一起。如今,特朗普以冷戰時期制定的美國法律將一些歐洲商品列為「安全威脅」。美國這樣對待盟友還是頭一回。

對此,紐約每日新聞(NY Daily News)有一段精彩的評價:

過去七十三年,西方政經聯盟是由曾經打敗納粹德國的國家所領導的,最重要的就是美國。而在過去一年,這種局面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曾經充斥著納粹的德國正奮力引領自由和民主之路,特別是貿易和移民自由,但美國卻走上了相反的道路。

德國的反應

Axios稱,隸屬於美國的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總裁、曾在奧巴馬政府任職國家安全委員會歐洲事務高級主管的Karen Donfried表示,現在,德國政府內外都在進行激烈的爭論,討論如何處理與美國特朗普政府的關係。

總體上,德國方面分裂成了兩派:一派堅持要在戰略上保持耐心,另一派則堅決認為應該採取戰略自主原則。Karen Donfried解釋了這兩排的區別:

「戰略耐心」派把特朗普視為美國總統史上的一個特例,認為他在一個頂多兩個任期屆滿之後就會從總統寶座上消失了,屆時美國將回歸到原來的美國,其與歐盟的關係也將恢復至往昔。

 

「戰略自主」派對此並不認同,他們認為美國對於其在世界上的地位角色的觀點早就發生了變化,在特朗普上台之前變化就開始發生了。這種根本上的觀念轉變將延續到特朗普離任之後。而特朗普只是這種深刻變化趨勢的一個徵兆而已,並非導火索。因此,「美國不再是一個可靠的盟友,」他們主張歐洲應該自主獨立起來。

盟友關係正走向分裂

在德國外部,法國總統馬克龍當屬最積極的歐洲獨立論調支持者。他甚至提出了「歐洲干預倡議」,而這個倡議已經成為了現實。

英國《衛報》6月25日報道,法國、德國、比利時、英國、丹麥、荷蘭、愛沙尼亞、西班牙、葡萄牙9國簽訂意向書,計劃在歐洲建立一支軍事干預部隊,旨在「面對可能威脅歐洲安全的情況時」迅速開展聯合行動,包括自然災害、危機干預和撤離僑民。

對此,北約(NATO)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雖然對此表示歡迎,但同時也表示擔憂,認為該部隊成立後將削弱北約整體實力,稱其部分角色功能可能和北約重複,而且他們害怕歐洲與美國會不斷疏離。

特朗普還將在北約峰會後的7月16日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德國媒體Funke援引本國外交人員稱,「特普會」讓北約成員國感到憂心忡忡。萬一特朗普再像G7會議期間那樣對俄羅斯釋放善意,北約的凝聚力和互信程度會再打折扣。

新華社援引美國大西洋理事會歐洲問題專家觀點稱,現在,歐洲人已經很難再像以前那樣將美國人視為「守法者」和「可信賴的盟友」。

 
 
 
Copyright © 2008 啟富達國際(股)公司_推薦如何投資理財課程 版權所有   電話:02-2365-1276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三段177號3樓   E-mail:cfd.wma@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