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唯一投資理財教育平台、國際金融資訊整合網,提供最完整的財經訊息、國際金融資訊給您。
立即訂閱今週刊~啟富達學員獨享『紙本每期只要48元, 電子每期只要29元』
 
財經快訊
歐洲火車頭“失速” 德國經濟繁榮時代終結?
日期
2019-08-15
2019年08月14日 22:11 新浪財經綜合
 
 
原標題:歐洲火車頭「失速」,德國經濟繁榮時代終結?原因竟是...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編輯 孫志成    

  歐洲經濟的火車頭,跑不動了。

  北京時間8月14日,德國聯邦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環比萎縮0.1%,與市場預期一致,因貿易衝突導致外需疲弱。

  德國聯邦統計局表示:「外貿形勢的發展減緩了經濟增長,因為出口比進口的環比降幅更大。」

  數據公佈後,德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跌至紀錄新低,報-0.623%;截至當地時間11點15分,德國DAX指數期貨小幅下挫,跌1.10%;德國DAX30指數跌1.48%。歐元兌美元變動不大。

  主要因國外需求疲軟所致

  據參考消息,德國第二季度季調後GDP季率初值下滑0.1%,預期值下滑0.1%,前值為增長0.4%。在過去四個季度中,經濟有兩個季度出現萎縮。德國總理默克爾週二(13日)表示,德國正進入一個「困難階段」,不過她沒有對經濟衰退做出正面回應。

  德國聯邦統計局表示,經濟下滑主要受到出口方面的拖累,德國製造商受到國外需求疲軟以及貿易摩擦的打擊。第二季度的產出受到貿易摩擦的抑制,出口的降幅大於進口。私人消費和政府支出高於前三個月。儘管建築業下滑,但投資仍在增長。此前公佈的數據顯示,德國2018年貿易順差比2017年下降8.1%。

  7月份的德國商業氣候指數(Geschäftsklima-Index)就體現了這一點。在貿易糾紛、世界經濟不景氣的背景下,該指數創下了2013年4月以來的新低,降至95.7分,比上月低1.8分。這也是過去11個月中,該指數第10次下滑。

  發佈該指數的慕尼黑大學經濟研究所(Ifo)指出,在工業領域,許多重要產業已經進入了衰退期,即便是暫未陷入衰退的服務業領域,也受到了商業氣氛低迷的不利影響。研究所所長菲斯特(Clemens Fuest)說,德國經濟已進入艱難時刻。

圖片來源:德國聯邦統計局截圖圖片來源:德國聯邦統計局截圖

  

  據世界銀行估計,德國經濟的近一半(47%)來自貿易,德國企業在全球豪華汽車和複雜工業機械市場上發揮著主導作用。德國的供應鏈也延伸到了鄰國,而德國的利潤往往投資於斯洛伐克、匈牙利和波蘭等國的工廠。在貿易蓬勃發展時,這對德國和歐洲來說是件好事——但這意味著,相比葡萄牙或法國等不那麼開放的經濟體,德國在全球商品和服務貿易增長放緩時更加脆弱。

  據美聯社報導,近幾週來,德國公佈了糟糕的經濟數據:6月出口同比下降8%,6月工業生產環比下降1.5%,降幅是預期的3倍。對企業高管的調查顯示,工業部門處於衰退之中,消費者需求和服務支撐了經濟。

  報導指出,貿易下滑造成的破壞將可能向消費者和只進行國內貿易的企業蔓延。儘管德國失業率仍維持在3.1%的低水平,但近期就業增長停滯不前。

  德國國內對前景看法悲觀

  在二季度經濟數據公佈之前,德國國內對未來經濟發展的看法可謂「哀鴻遍野」。

  據中國新聞網,曼海姆歐洲經濟研究中心(ZEW)13日公佈的8月經濟景氣預期指數跌至負44.1,創下2011年12月以來的最低值。曼海姆歐洲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萬巴赫表示,上述數據顯示對德國經濟的預期顯著偏向於悲觀。

  歐洲經濟研究中心13日公佈的上述預期指數較上月下跌了19.6點。與此同時,描述德國當前經濟景氣狀況的評價指數亦較上月大幅下跌12.4點,降至負13.5。

  德國經濟部也表示,訂單數據以及信心指數目前還未表明製造業能在未來數月內展現積極動能。

  據路透社,企業高管人員對當前商業形勢的評價更低。他們對今後六個月的經濟形勢普遍持越發懷疑的態度。德國經濟一度被認為是歐元區的火車頭,而現在,工業界的景氣創下了2012年以來的新低。尤其是作為龍頭行業的汽車業,他們預計今年的新增業務量將比去年減少1%。機械製造業則預計行業產量衰退2%。慕尼黑大學經濟研究所預測,這些重點產業不久後很有可能會縮短工時。

  除此之外,英國脫歐的一再拖延也造成了很大影響。

  據環球網,德國是英國最大貿易夥伴,由於英國脫歐進程不順,兩國貿易已受影響。另據德國經濟研究所估測,隨著英國新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上台,英國硬脫歐的可能性顯著增加,德國對英出口可能劇減57%。

  據人民網,除了外部的原因外,德國內部也存在很大問題。

  第一,德國政府的財政緊縮政策在應對歐債危機時發揮了顯著作用,但長期緊縮卻抑制了國內消費,導致內需不足和居民消費水平增長緩慢。

  第二,德國社會福利支出過大,限制了政府的開拓創新。德國社會福利支出佔GDP比重達30%,不少支出主要用於應對人口老齡化和龐大的難民群體問題。2016年,據《法蘭克福匯報》的一項調查,40%的德國經濟學家認為湧入德國的大量難民是經濟的拖累,只有23%的受訪者認為難民對經濟有益。

  第三,面對新一輪經濟全球化和第四次產業革命大潮,德國傳統的汽車製造、建築及能源行業正經歷轉型,特別是汽車工業出現明顯下滑。另外,德國眾多中小企業面臨創新挑戰,尤其在人工智能、新能源及數字化建設領域。

  除了德國之外,包括法國和西班牙在內的大多數歐元區國家增長均在放緩,義大利正徘徊在經濟衰退的邊緣,而一些歐元區最大的企業發佈的盈利預期也沒有顯示出任何好轉的跡象。

  歐洲央行已經準備好推出新的刺激措施以提振經濟,預計最早將於今年9月份降息。所有這些都推動德國國債收益率跌至歷史新低。本月早些時候,歐元兌美元匯率跌至2017年年中以來的最低水平。

責任編輯:張寧

 
 
 
Copyright © 2008 啟富達國際(股)公司_推薦如何投資理財課程 版權所有   電話:02-2703-2053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26號4樓之3   E-mail:cfd.wma@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