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唯一投資理財教育平台、國際金融資訊整合網,提供最完整的財經訊息、國際金融資訊給您。
立即訂閱今週刊~啟富達學員獨享『紙本每期只要48元, 電子每期只要29元』
 
財經快訊
橋水達利歐:中國四十年改革回顧(附全文)
日期
2019-01-08
資料來源:華爾街見聞
 
來源: 伊凡特知道
2019-01-07 10:19
儘管開放創造了巨大的天然機會,抓住機會的卻是中國人民自己。過去四十年中國用傳統的運營方式進行了許多重大又實際的改革。考慮到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歷史成績單及其背後滲透著的深厚文化底蘊,我們不應期望中國會大幅改變其最根本的運營方式。試圖改變“中國特色”是不會奏效的。

 

 

 

2018年結束標誌著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如今不少人對中國經濟未來抱有更多疑問,因此是時候回顧一下中國過去四十年的表現及其原因。

下表僅顯示了一些代表性數據。這些結果不言自明。這麼多人、在這麼多領域獲得如此大成就,這無疑是最大的經濟奇蹟。顯然,中國的努力奏效了。那麼,這些成就背後原因是什麼?是否可持續?

 

 

我有幸近距離親歷了中國過去四十年中的三十四年,也研究了歷史上國家成敗的原因,因此我有一些經驗和想法要與大家分享。這是對中國的回顧,之後我會發佈一份有關中國經濟當前狀況和未來走勢更詳盡的報告。

據我觀察,我相信中國領導人和中國人民取得的驕人成績主要是以下幾大因素的有力結合 a)中國在長期隔離後因改革開放取得了對發達國家的高速追趕(尤其是中國沿海地區),b)中國文化的力量及其相關的運營方式。

我與中國的第一次接觸始於1984年,當時中國剛開放不久。我受到中信(CITIC)的邀請(當時唯一允許和海外自由交易的“窗口公司”),來講授全球金融市場是如何工作的。我很快對中國文化有了初次體驗,看到中國的不發達和其他一些欠發達國家相比原因並不相同。在中國,人民和文化都高度發達,只是遭受了與全球其他地方的發展長期隔離(而多數其他發達國家則相反)。

因為缺乏與外界交流,當時的中國有多不發達?舉一個例子,我給老年人看10美元一個的計算器,他們當時覺得這太不可思議了。想像一下自此之後的發展速度,中國人現在正見證著世界上最尖端的科技發展。

1984年時,我看到中國人身上完全不缺任何讓他們像發達國家那樣成功的任何素質,而且我知道,中國正在打開大門,我能想像即將即將發生怎樣的巨變。因為關閉大門是導致中國和發達國家存在兩種不同經濟水平的巨大壁壘,而消除這一壁壘自然會讓他們的經濟水平均等化,正如無障礙的水面自然會持平一樣。我記得在中信“巧克力樓”(Chocolate Building)十樓做講座,指著窗外的兩層樓胡同對聽眾說,很快這些胡同就會消失,高樓大廈會取而代之。他們不相信我,對我說“你不懂中國”。而我對他們說,他們不知道開放後經濟套利的力量。開放是推動過去四十年高速進步背後最大的力量。

儘管開放創造了巨大的天然機會,抓住機會的卻是中國人民自己。他們通過推行和實施有獨特中國文化影響的改革做到了。這些改革使得中國人民放飛自我,實現了自身的潛能。

我第一次去中國時,除了看到欠發達部分是對外隔離造成,也因為由於老式共產主義體系運營而缺乏激勵機制和效率。例如,人們無法選擇自己的職業和工作,也不允許私營業務,政府業務(即任何業務)都低效率運轉,幾乎沒有對努力工作和做好工作的激勵機制。之後的那些年裡,我看到許多優秀和快速改革改變了這一切。更重要的是,我不僅看到了中國的改革,我還看到了如何改革——如何產生重大改革的想法、規劃、落實、完成。中國人從想像到實現過程中展現出來的能力相當令人讚嘆。

例如,1989年經我中信的朋友介紹,我認識了七個牛人,他們組建了一家機構(證券交易執行委員會),建立了當時中國的首個金融市場。中國當時仍然很貧窮,所以他們的辦公室還在一家破舊的酒店裡,缺乏足夠資金。但他們擁有最重要的東西——大改革的清晰使命、性格好的聰明人、思維開闊從而能夠迅速學習、以及實現目標的決心。此後的幾十年裡,我見證了他們和其他很多人一起將中國金融市場建成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場之一,而且我也有幸小小地參與其中,這是我人生最大的樂趣之一。通過這些經歷,我對中國人民、中國文化及其帶來的快速進步產生了熱愛和尊敬。

作為這種情感的延續,1995年,我讓當年11歲的兒子馬特(Matt)在中國與一位卓越又謙遜的中國女性顧女士(Madame Gu音譯)住在一起,上當地條件並不算好的小學(史家胡同小學)。當時中國所有的學,和其他所有東西一樣,條件都不好。儘管這家學校當時條件不好(例如他們直到11月末才提供暖氣,學生不得不在教室裡穿著外套),我看到他們的教育工作者都很有才華也關心學生,給孩子們提供了優秀完整的教育,包括性格發展。儘管馬特當時的生活環境並不好(例如,因為他住的舊公寓樓當時一週只有兩天有熱水,所以多數時間他都不能洗熱水澡),他得到了極好的教育、關愛、比我們富裕的格林威治社區(Greenwich community)獲得了更好的成長。這一經歷永遠改變了他的人生,也引導他長大後建立了一個來幫基金會助中國孤兒,他經營了這家基金會十二年之久,這也使他和我都有更多機會接觸到中國人民和中國文化。

通過這樣的經歷以及對一些中國領導人的認識,我學習了很多中國文化,它現今如何運營,在幾千年歷史中如何演變——從家庭成員和其他人應當如何相處的概念,到儒家思想,到新儒家思想,再到各朝代和歷史事件的教訓,告訴我們領袖應當如何領導,追隨者應當如何追隨。這些價值觀和運營方式就是我在提到中國文化時想要說的,也不斷得到印證。例如,我能理解中國如何能夠建立一個“擁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儘管我不是中國文化和運營方式的專家,我相信我至少比那些從未有過類似經歷的人要更懂一些中國文化。

最重要的是,如果你未曾在中國生活過,你必須除掉你印象中的老套成見,因為中國早就不一樣了。這裡絕不是你父親那代人的共產主義,這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被大幅有效地改革了,讓中國已經變得更生機勃勃、有創造力、經濟自由。

在我分享更多思考之前,我這裡要先發一下主席對於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以及對未來展望的重要講話。對於想要理解主席觀點的人來說,讀一讀這篇文章非常重要。

主席很多次提到“中國特色”,儘管他並沒有下定義。比我知識更豐富的中國人肯定更熟悉中國文化的定義,我建議你們讀一讀這本關於“中國特色”的書——由一位美國觀察者所著,內容是19世紀末的中國文化,其中一些我認為在當今來看也有借鑑意義(我並不認同這本書說的一切,其中一些已經過時了)。不過我仍會努力描述我眼中中國文化本質上是什麼。我既不是中國學者,我的評論也僅僅是基於我的接觸和有限研究,請大家不要盡信。

基於我個人經歷和我從中國人那裡聽到的,我相信中國領導人試圖像他們認為如何“治家”一樣來“治國”,自上而下,維持行為的高標準,讓集體利益高於一切個人利益,每個成員都知道自身位置,尊敬等級制度中更高級別的成員,從而讓整個體系有序運轉。中國過去的一位領導人曾向我解釋過這個概念,中文裡“國家”這個詞由兩個字組成,“國”和“家”,這影響著中國人如何對待國家和家庭的角色。有人可能會說,中國政府是家長式的。例如,它要管兒童看什麼電子遊戲,一天玩幾小時。籠統來看,當國家利益(類似家庭)與個人利益有衝突時,國家(或家庭利益)應當高於個人利益。個人是一個更大機器的零部件。用這種觀點來看,整個系統試圖發展、宣傳和獎勵好的品行和公民。例如,它給人民社會信用評分,給公民品質打分。每個人都視其自身為更大整體的一部分。這種自上而下的管理方式包括為中國五年、十年和二十後未來設定願景,然後製定和管理具體的多年規划來實現這一願景,其目標是讓中國儘可能變得更偉大。中國就像一個擁有許多子公司的巨型公司,一些受政府的直接管控,一些則接受間接管控。

過去四十年,中國經濟體系改革允許更多市場化和更自由逐利,只要逐利的同時也做好公民(包括對政府體系及其規則的尊重)。這包括私營部門和私人財產的增長。

因此,我們看到過去四十年中國用傳統的運營方式進行了許多重大又實際的改革。正如主席在最近演講中所說,“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意思是在進行重大改革的同時也要保持傳統的中國式治理體系。

儘管中國文化不斷演變,過去數百年乃至數千年裡它的運營方式本質上都是相似的,其操作結果也是近似可知的。我最近在研究儲備貨幣的興衰,這讓我也研究了世界大國的興衰。因此我和我的研究團隊將自公元1500年以來所有領先國家的相對實力用下圖的指數展現出來。

這些指數綜合了衡量六大不同實力的六項指標:1)創新和競爭力,2)國內產出,3)國際貿易份額,4)金融中心規模和實力,5)軍事力量,以及6)儲備貨幣地位——這些指標顯示了不同國家相對世界上其他國家達到實力最高峰。如圖所示,自1500年到大約1800年之間,中國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實力最強大的國家,之後相對衰落並持續到40年前左右,然後改革開放又讓中國走強直到成為世界上第二強大的國家,且正在通往成為最強大國家的路上。我相信,中國的優秀表現很大程度上是中國強有力的文化及其改革的結果。

 
下圖顯示了自公元900年開始中國實力的六項具體指標:
 
下一張圖顯示了自公元900年來的整體指數。可以看到,中國過去千年來一直都是很成功的國家,除了最近的150年左右(我在此暫時不詳述理由)。
 
考慮到如此令人印象深刻的歷史成績單及其背後滲透著的深厚文化底蘊,我們不應期望中國會大幅改變其最根本的運營方式。因此,儘管會達成貿易協議,試圖改變“中國特色”——最重要的是,改變旨在讓中國強大起來的對整個體系全方位自上而下的政府管理方式——是不會奏效的。

 

儘管目前焦點在貿易戰,更重要的其實是中國和美國正進行一場文化方式的較量,而美國方式與中國方式相比異大於同。最重要的是,美國是個人、個人主義和個人產權被給予最高重要性的國家,是自下而上的(例如,通過“一人一票”民主方式賦予人民權利選擇領導人),革命被認為是一件好事,而衝突比和諧更有價值。相比尊敬自上而下的管控,多數美國人都更願意讓政府不要干預他們的個人選擇。個性發展是個人或家庭的事情,不是政府的事情(這令其很大程度上在破碎家庭中被忽略,尤其是貧困家庭)。

相比國家有一個國家自上而下設定的長期願景以及實現這一願景的規劃,在資本主義和民主體系中,這樣的指導更多是基於商業和多數人自下而上決定的。

我這裡並不想說哪個體系更好。每一個文化和體系都有其利弊,我在此不多贅述。我相信,重要的是知道貿易戰和貿易休戰這些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是:

1)中國有自己的文化和體系,很長時間內都很成功,因此不要指望它會改變很多,

2)美國亦是如此,

3)這些體系(包括其他國家也是)會互相競爭與合作,他們如何競爭與合作將會是影響全球環境的重要因素,

4)每一個體系在實際操作中如何運轉,對於這個國家未來地位的影響要遠大於他們之間制定的協議,因此每個國家應當好好審視自身缺點,採取改革措施予以改正,

5)中國文化和方法很值得尊敬,這讓中國取得了重大成就,

6)我們將受益於互相學習、合作和競爭,讓彼此變得更好而不是更差,

7)中國是我們必須繼續與之共進和投資的地方。

本文由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創始人、首席投資官達利歐(Ray Dalio)於2019年1月3日發表於Linkedin(英文原文)。“伊凡特知道”公眾號作者鄧羅琳全文翻譯。

 
 
 
Copyright © 2008 啟富達國際(股)公司_推薦如何投資理財課程 版權所有   電話:02-2703-2053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26號4樓之3   E-mail:cfd.wma@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