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唯一投資理財教育平台、國際金融資訊整合網,提供最完整的財經訊息、國際金融資訊給您。
立即訂閱今週刊~啟富達學員獨享『你訂8個月,啟富達送你5個月,每期最低28.5元』
 
首頁   >   臥龍學院 > 詳細內容
臥龍學院
本區發表之圖形、文字,僅屬個人言論,並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發 表 主 題 李蓓“再潑冷水”:經濟見底最早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股市也會再度探底 發 佈 日 期 2019-04-08 01:24:45
發 表 人 八仙果 點 閱 率 640 回 應 數 2
李蓓“再潑冷水”:經濟見底最早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股市也會再度探底
來源: 半夏投資李蓓
2019-04-01 07:46
李蓓認為,1-2月的信貸回升,是財政支出脈衝帶來的信貸脈衝。3月的PMI大幅回升,一部分是項目集中落地帶來的增量需求,另一部分,是主動補庫帶來的。以上都不能持續,後續會結束重新向下,從而經濟也將再度下行。
1-2月的信貸回升,尤其企業中長期貸款回升,是財政支出脈衝帶來的信貸脈衝。3月的PMI大幅回升,一部分是財政信貸脈衝,項目集中落地帶來的增量需求;另一部分,是主動補庫帶來的。以上都不能持續,後續會結束重新向下。從而經濟後續也將從新向下,本輪小週期經濟見底的時間最早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對應的,股市也會再度探底。
隨著1月社融餘額增速的反彈,市場上形成了信用週期已經觸底回升的判斷。對應的,根據信用(廣義信貸)領先於實體經濟半年左右的一般規律,市場形成了二季度末經濟見底回升的一致預期。再根據股市領先實體經濟半年的一般規律,市場認為去年12月是A股的大底,現在已經進入牛市一浪。
隨著剛剛披露的三月PMI資料環比回升到50以上,市場總體對於經濟將企穩回升的看法更加確認,不乏喜迎經濟提前見底的聲音。
一兩個月的資料回升,事後看,可能是趨勢的開始,也可能只是脈衝和擾動。1個季度20%級別的股市上漲,事後看,可能是牛市一浪,也可能是熊市D浪。那我們現在需要回答的問題就是:
1月的社融回升,三月的PMI回升,究竟是趨勢的開始,還是脈衝和擾動?
我們首先從時間的維度作一個樸素的思考,經濟週期的位置來看,我們究竟在哪裡?
短週期的角度,中國經濟存在3-4年一輪的週期,其中上升和下降週期分別1.5-2年。我們可以把中國經濟除去必須消費和服務之外的部分,分為兩個部門:一個是製造業鏈條,包括出口,設備投資,以及一部分的耐用消費品;另外一個是建築業鏈條,包括基建和地產。
製造業鏈條
製造業鏈條的衰退是從去年六月開始的,無論我們看PMI還是看工業企業利潤,節點都是一致的。所以說製造業鏈條的下滑走過了9個月,下滑進程大約走過了1/2。
PMI走勢

工業企業利潤走勢

建築業鏈條
建築業鏈條去年是分化的,基建前高後低,地產前低後高。
如果我們去看合力:建築鋼材和水泥的綜合量價表現,其實到2018年底還位於總需求和景氣度的最高點。
螺紋鋼的產量持續上升

而庫存持續下降

水泥的產量同比增速上行

但價格持續上漲,位於過去幾年最高水準

庫存持續下降,位於過去幾年最低水準

所以,雖然基建持續下滑,但地產鏈條的回升過於強勁,不僅抵消了基建,還使得合力持續上行。
今年一到二月,從鋼材和水泥的綜合表現看,建築業鏈條出現了階段性的走低,但三月的高頻資料顯示又有明顯的回升,同比正增長,所以說很有可能建築業鏈條的下滑,其實還沒有開始。或者最多是剛剛開始。
綜合製造業鏈條和建築業鏈條,從時間規律來進行一個樸素的判斷,製造下滑進行了1/2,建築業鏈條剛開始或者還沒開始。那麼綜合看,中國經濟的下滑也就完成了1/4,還有3/4要走。也就是說,經濟的企穩回升,估計最早要到今年的年底,或者明年年初。
未來的驅動和趨勢
然後我們去看一下經濟具體的驅動因素,因為庫存行為總是搖擺而非趨勢,而以我們先從終端需求的驅動的角度,來看經濟中期的驅動力量。
製造業鏈條,還有兩個向下的驅動:
1, 出口在去年下半年持續受到美國進口商提前執行訂單的刺激,從二月才剛剛開始下降,後續還有一段時間要走。
2, 第二耐用消費品汽車和空調庫存位於歷史高位,去庫存也是剛剛才開始。

建築業鏈條,則將會出現較大幅度的下滑。
1, 基建不會有明顯的回升,只會有低個位數,這一點我的判斷一直如此,大的邏輯是,過去幾年的基建,主要靠地方政府隱性負債,而這一點不可持續。但是,直到去年年底,市場上對此依然還有比較多的分歧,對基建依然有比較高的期望。但在最近兩會以後,隨著全年的預算赤字的確認,隨著兩會期間對各個板塊的基建投資計畫的出爐。市場上其實已經沒有很大的分歧了,基建投資會保持一個一個位數的小幅增長。不會有很大的回升。
2, 地產的新開工和施工會大幅下滑。
地產的新開工和施工,可以說是過去一年中國經濟最強的向上驅動力量,去年下半年同比增速持續高於20%。這個背後的邏輯,我討論過很多次:地產商,為了實現資金回籠和土地庫存消化,進行高強度的趕工。這一定程度是是一種透支。
從中期來看,地產去化率下降到60%附近維持了幾個月,全國地產銷售和地產投資資金來源都在0增長附近維持了幾個月,使得地產開工沒有維持20%高位的中期基礎。土地成交持續半年大幅負增長,意味著地產商並沒有主動補庫意願。地產新開工和施工的大幅下滑在中期是必然的。
最近一個月一線城市的地產銷售同比有所回升,這背後,一方面是前兩年,因為社保年限控制等政策壓抑的剛需集中釋放。另一方面,是銀行按揭貸款供應意願的上升和按揭貸款利率的小幅下降對剛需的支持。但是從居民杠杆大週期的角度,銷售回升的持續性存疑(後續有對居民杠杆的詳細討論)。另外,我們考量全國的地產開工,對銷售存在滯後性,並且三,四城市才是主體,一、二線無法動搖大局。
所以綜合來看,基建低增長,地產開工和施工將會大幅下滑。建築鏈條總體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
信用週期的討論
現在我們再來討論信用。我們知道信用(廣義信貸)的創造,是一個三位一體的過程:央行,商業銀行,需求主體(居民+企業+地方政府)共同決定,缺一不可。其中:
央行決定基礎貨幣和信貸額度。
商業銀行決定放貸意願和放貸能力。
需求主體(居民+企業+地方政府)決定信貸需求。
央行當前對信貸額度放得是很寬鬆的;我們樂觀的假定商業銀行在講政治的要求下,信貸投放意願也是足夠的;在央行的幫助下,信貸投放能力也是可以勝任的。那麼,問題就是信貸需求能不能起來的問題。
如果我們去看過去幾年的情況,製造業,無論是輕工業還是重工業,基本都沒有獲得企業信貸的支援,或者說並沒有產生信貸需求。基本上是兩個東西支撐信貸需求,一半是地產,一半是基建。
中長期貸款餘額變化情況

中長期貸款的增量結構

而地產裡面,大部分是居民按揭買房的需求,少部分是開發商的融資需求。
房地產相關中長期貸款的結構

早年,金融體系是壓抑的,金融機構是被嚴格管制的,利率是被限制的。
早年,我們的居民杠杆非常低,有足夠的加杠杆的空間,同時我們的地方政府的杠杆也不高,也有足夠的加杠杆。經濟中充滿了信貸饑渴的主體。
現在,金融自由化已經得到了相當程度的發展,到處都是互聯網貸款公司和P2P,沒有任何信用和抵押的人都可以貸款。
現在,我們的地方政府杠杆已經高到威脅了財政可持續,以至於財政部不得不嚴格管控,不停問責違規負債的地方政府。我們的居民杠杆已經逼近發達國家水準。信貸需求已經極大程度的被滿足,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說被透支。
所以,早年的時候央行的作用是更大的,只要央行願意放水,給出足夠的信用額度,適當的降低利率,就一定能夠刺激出來足夠的信貸需求。而當前,信貸額度已經不是問題,利率甚至都沒有那麼敏感,信貸需求才是問題。
展望未來:
1, 根據剛才我們對於經濟的討論,首先開發商的趕工需求將會結束,而購地意願並不強,也就意味著開發商的融資需求下降。
2, 製造業企業作為一個整體,在過去幾年杠杆水準持續下降,杠杆的絕對水準較低,長期看是有加杠杆的空間的。但是當前製造業的盈利能力正在快速的下滑,抑制了企業在短期的投資意願,所以製造業加杠杆應該要在本輪盈利企穩回升以後才能夠開始。

1和2合起來,以半年的維度看,私人企業的信貸需求,並不會上升,反而可能會下降。
3, 地方政府及城投公司,他們的融資需求主要來自於基建投資,融資方式過去幾年大半是隱性負債。上面也討論了基建的計畫投資,也就是低位數的水準,隱性負債正是當前被嚴格管控的內容。那也就意味著地方政府的融資需求也不會明顯的回升。
4, 居民杠杆。很可能開始拐頭向下。
居民杠杆是一個長期看非常重要且非常有趣的問題,值得寫一個專題。在過去的2年,隨著中國居民杠杆水準的快速上升,超過大部分發展中國家的水準,逼近部分發達國家的水準,居民杠杆何時拐頭就成為一個經濟學界熱議的問題。

學界基本都認同中國居民杠杆已經不低了,但還有多大上升空間,大家也難以給出定論。我認為,對於居民杠杆上限的事先預測並不可靠,觀察和跟蹤拐點信號更加有意義。從最近的趨勢發展來看。我認為近期很可能出現了重要的拐點。
今年春節前後,我和同事們都接到了很多推銷個人貸款的電話,主要來自各家股份制銀行。基本上填個表就能貸到錢,如果有房產,車,或者是企業法人,就能貸到更多。在銀行如此努力的推銷個人貸款的背景下,我一度以為1-2月的居民信貸會有明顯的回升,最後的結果是:2月居民信貸,首次出現了明顯的絕對值下降,下降了700億。1-2月的居民信貸增量強度,是過去6年的最低水準。

居民信貸餘額增速明顯拐頭下行,無論短的還是長的都在下行。

我認為這個拐頭很可能是趨勢性的,持續性的。
在上面的圖上,如果我們以2017年初為分界,會發現:之前居民長期貸款增速持續走高,但短期貸款增速並不高,而之後長期貸款增速下行,短期貸款增速快速回升,當前已經高於長期貸款增速。
理論上短期貸款一般都是買車的,但是,汽車銷量增速2017年初以後,反而是持續走低,甚至顯著負增長。

如果看全社會消費增速,也是同樣一路走低。

所以,這些短期貸款並不是投入按照其本來應該的用途,進入消費領域。結合現實中不少的實際案例,進行合理的總量推測:這些居民短期貸款,其實是用到了買房上,用於支付首付或者償還按揭。
很多人的收入並不足以負擔買房對應的首付和按揭,但基於對房價上漲的預期,搶先上車。這跟去年前3季度,三四線城市的地產銷售旺盛,房價持續走高是對應的。
當然,都已經到借短債還長債的程度,這也說明,居民總體的負債能力,已經離天花板不遠了。
於是,當1-2月的居民信貸,在銀行放貸意願走高,按揭利率下行的背景下,反而走弱,很可能,居民信貸需求的拐點,差不多到了!
所以綜合1-4,我們發現,後續找不到明顯上升的信貸需求的來源,半年的角度,信貸週期觸底回升,應該是不成立的。
1-2月社融為何回升?
那問題來了,一到二月的社融餘額增速的確有所回升,尤其是企業的中長期貸款,的確是出現了改善,這又是為什麼呢?

我的看法,這很有可能是因為財政支出的脈衝性走高。
去年12月起,到今年2月,財政突然變得異常積極。3個月平均的支出增速接近20%。

12個月滾動的實際赤字率跳升達到了3.7%。

財政支出,一般是用作項目資本金的。於是,立即就可帶動後續的專案配套貸款信貸需求,拉動1-2月的企業中長期貸款。合理的推測,可能3月的企業中長期貸款也會還不錯。從而,項目的集中啟動,相應的拉動了3月以後相關領域的需求。
但是,我們知道,去年全年的預算赤字只有2.6%,最後的實際赤字做到3.6%這麼高,根據中金公司債券組的研究【中金固收】細說積極財政那些事兒,是調入了政府性基金的盈餘(也就是賣地盈利),這一塊因為前兩年賣地的增速很高,所以貢獻比較大。今年的預算赤字是2.8%,但是因為土地成交明顯負增長已經半年了,所以潛在可調入的政府性基金盈餘大概率是下滑的,所以全年實際的赤字大概率不會高於去年。

過去3個月平均的財政收入增速是5.8%,在減稅的背景下,即便我們非常樂觀的假定財政收入增速還能維持5%,如果全年實際財政赤字維持3.7%的高水準,財政支出在未來的10個月也只能有5%的增速。也就是說,過去3個月的財政支出高增長,屬於脈衝,可能還能延續1-2個月,但後續必然顯著回落。
所以,1-2月的信貸回升,尤其企業中長期貸款回升,是財政支出脈衝帶來的信貸脈衝,可能還能持續1-2個月,但後面會面臨回落。
PMI大幅回升又是為什麼?
1, 上面討論的去年12月到今年2月的財政脈衝,的確帶來了項目的集中啟動,帶來一些相應的需求增量。
2,但上面說到的終端需求的改善,並不是最主要的驅動,如果我們看PMI的分項資料,就會發現,今年三月的回升,新訂單的回暖跟之前幾年比並不顯著。下圖來自華泰證券固收組。

生產指數貢獻了更大的比例,庫存指數也明顯上升。也就是說,主動補庫存帶來的生產回暖是 PMI改善的主要驅動。
為什麼主動補庫存的情緒這麼強呢?
從去年12月起,全世界的情緒都出現了顯著的改善,無論發達經濟體還是新興市場,無論金融市場還是實體企業,還是消費者,信心和預期都大幅回升。
金融領域我們看到VIX回到去年10月風險資產下跌前的水準,新興市場的隱含波動率甚至低於去年年中。

消費者信心指數已經創新高,是過去幾年的最高水準。

長江商學院學員調研,體現的企業家對銷售的預期也出現了大幅回升,對應的是,他們對於庫存的計畫也上升了。

而基於情緒改善的主動補庫存,也就是囤貨這種東西,我曾經討論過:它從來都是自我消滅的。庫存高到一定程度,囤貨陣營就開始動搖,價格開始鬆動。當初一起囤貨的小夥伴,一不小心就成了對手盤。不得不互相博弈,互相搶跑,互相砸價。變成反向力量。
所以綜合來說,3月的PMI大幅回升,一部分是財政脈衝,信貸脈衝和項目集中落地帶來的。另一部分,是主動補庫帶來的。都屬於不能持續的驅動。1-2個月後,可能就會結束重新向下。
隨著未來信貸需求的再度走弱,PMI的重新下行,經濟會面臨再度回落。見底的時間,估計最早會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
最後討論一下股市
當前市場的兩個共識:
1,信用週期已經觸底回升,貨幣增速隨著持續走高。
2,經濟2季度末企穩回升。
如果我們上面的看法是正確的。那麼後續市場對經濟2季度企穩回升的預期會落空,對貨幣增速持續回升的預期也會落空。由於本輪股市反彈更多的由預期和風險偏好的改善驅動,預期落空後,隨著盈利的階段性惡化,股市也會再度探底。
對於過去一個季度股市反彈的速度超預期,市場有一個形象的說法:天下苦秦久矣,揭竿而起,則應之者眾。我認同這個說法。但是我們想一想最早起來抗秦的是誰呢,是陳勝和吳廣?但是他們並沒有獲得最後的勝利,後來是項羽稱霸一方,而最後是劉邦得了天下。

關於關於市場底部的討論,還有一個說法,我也是認同的。就是市場有三個底:政策底、估值底、盈利底。
如果我們對應一下的話:
政策底就是陳勝吳廣底,在去年年底已經出現了,這一點我也同意。
估值底就是項羽底,一般出現在貨幣增速趨勢回升一段時間以後,如果我上面的分析是正確的,也就是信用週期並沒有進入趨勢回升的話,應該是還沒有出現的。
贏利底就是劉邦底,按照上面的分析,估計最早要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才能看到。
從大週期交易或資產配置的角度。重倉抄了陳勝吳廣底,在後續群雄混戰中,如果防守不利,可能只是螳螂捕蟬,開心一時;抄到項羽底,雖然一時稱霸一方,如果後續節奏不好,最後可能只是悲劇英雄;只有抄到劉邦底,並且重倉堅守,才能黃雀在後得天下。
本文作者:李蓓,來源:半夏投資,原文標題:《李蓓:信用週期觸底向上?中國經濟即將回升?》
發 表 人 八仙果 回 覆 日 期 2019-04-08 01:26:17
回 應 主 題 RE: 李蓓“再潑冷水”:經濟見底最早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股市也會再度探底
看完昏倒 , 還是等上課好了
發 表 人 八仙果 回 覆 日 期 2019-04-08 01:25:30
回 應 主 題 RE: 李蓓“再潑冷水”:經濟見底最早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股市也會再度探底
王涵:不止PMI,3月更多中國資料將改善,但這不是經濟見底信號
來源: 王涵論宏觀
2019-04-02 07:44
興證宏觀認為,除了3月製造業PMI快速反彈外,中國的工業增速或走高、社融增長或仍偏強、社消增速或回升、進口增速或改善;短期看,經濟階段性企穩;中長期看,經濟增速的下行趨勢可能還未結束。
摘要:
3月製造業PMI快速反彈,引發市場高度關注。事實上,不止PMI,我們的跟蹤預測指向不少3月經濟指標有改善跡象,短期經濟或有階段性企穩跡象,對此我們認為:
1)不止PMI,這些資料3月份也有可能出現短期改善。
社融增長或仍偏強。 “兩會”繼續強調融資支持。
工業增速或走高。高頻發電煤耗指向發電量回升。
進口增速或改善。春節錯位效應明顯、進口分項回升。
CPI、PPI回升,尚不拖累貨幣政策。有利於名義GDP。
2)短期經濟為何階段性企穩:金融改善+節奏提前+春節錯位。
金融條件持續寬鬆。在去年的年度策略《水長、致遠》中我們提出,2019年經濟增速上下行空間有限,但金融條件的改善會是更重要的主線,幫助企業的感受改善。
政策節奏的提前。今年政策節奏整體提前。不止信用派生較早,財政支出節奏也在提前,隨著政府債券發行的提前,1-2月份政府性基金支出增速甚至超過100%。
春節錯位影響不能忽視。疊加2018年春節較晚、2019年春節偏早,推升今年3月份資料讀數。
3)但中長期來看,經濟增速的下行趨勢可能還未結束。
雖然經濟資料出現企穩跡象,但我們還不認為這是經濟已見底並趨勢性反彈的信號。
既然中國宏觀經濟處於類似1998-2002那樣的“支柱產業結構調整期”,“速勝論”和“崩盤論”都是小概率事件。
雖非經濟驅動,但中長期資本市場重要性提升、長錢流入的邏輯不變,我們維持權益市場“戰略配置期”判斷不變。
風險提示:海外經濟、政治環境變化超預期,政策變化超預期。
正文
短期經濟或呈階段性企穩跡象
不止PMI,這些資料3月份也有可能出現短期改善。3月製造業PMI快速反彈,引發市場高度關注。事實上,不止PMI,我們的跟蹤預測指向不少3月經濟指標有改善跡象,短期經濟或有階段性企穩跡象。(可參見我們3月31日的宏觀資料預測報告)
工業增速或走高。3月製造業PMI生產指數明顯走強,高頻發電煤耗指向發電量回升,都顯示3月工業增加值增速大概率回升。而且,製造業PMI新訂單指數也回升,指向實體需求可能改善,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可能仍不錯。
社融增長或仍偏強。1-2月信貸、社融整體上偏強,背後是寬信用政策的推動。“兩會”仍強調對民企、小微企業的融資支持。雖然金融資料波動較大,但我們目前的調研預測顯示 3月信貸、社融增長不弱,大概率高於去年同期水準,後期社融增速仍處於上升趨勢之中。
社消增速或回升。受經濟下行壓力影響,今年消費有放緩壓力。但1-2月社消偏低受到基數因素影響較大,預計接下來社消增速會小幅回升。
進口增速或改善。雖然高頻周度數據仍顯示全球需求下行,但去年春節較晚,3月份受春節錯位影響明顯,貿易資料或環比改善。3月份製造業PMI中,新出口訂單分項回升到去年四季度水準,而進口分項回升更明顯,到了大約去年三季度水準。預計出口、進口增速相對於1-2月均值都有回升。

金融改善+節奏提前+春節錯位,助力經濟階段性企穩
金融改善+節奏提前+春節錯位,助力經濟階段性企穩。短期經濟資料的階段性企穩有多方面因素的疊加,我們認為金融條件的改善、政策刺激節奏的提前、春節錯位效應,共同助力了短期經濟的階段性企穩。
o 金融條件持續寬鬆。在去年的年度策略《水長、致遠》中我們提出,2019年經濟增速上下行空間有限,但金融條件的改善會是更重要的主線,幫助企業的感受改善。在金融條件改善情況下,從2月份PMI我們其實就已可以看到結構性的改善,新訂單回升而生產謹慎,3月份PMI回升也是對前期。而3月份PMI大企業分項有所回落,而中、小企業分項明顯回升,也顯示了寬信用的效果
而從近期的調研預測來看,雖然金融資料波動較大,但從目前情況來看,3月份的信貸、社融可能不弱,更可能高於去年同期水準,後期今年社融增速也大概率持續回升,金融條件的改善將持續存在。
o政策節奏的提前。今年政策節奏整體提前。不止貨幣政策方面的信用派生較早,財政支出節奏也在提前。尤其是隨著政府債券發行的提前,1-2月份政府性基金支出增速甚至超過100%。


o春節錯位影響也不容忽視。疊加2018年春節較晚、2019年春節偏早,推升今年3月份資料讀數。季節性影響因素其實也不能忽視,外加2018年春節較晚,而2019年春節偏早,會推升今年3月份資料讀數。PMI雖然是季調資料,但歷史上看3月份PMI從未出現過回落,平均漲幅接近1,僅略低於1.3的本月環比。進出口方面也是如此,雖然周度的高頻資料顯示全球需求仍有壓力,但春節錯位仍可能提升3月份讀數。
價格回暖有利於名義GDP企穩,但尚不拖累貨幣政策轉向。春節後生豬價格大幅回升,再疊加去年豬價的低基數,預計3月豬價將拉動CPI同比明顯回升,而且二季度可能繼續回升。同時,從製造業PMI價格指數以及工業高頻價格資料來看,3月PPI環比可能小幅回升。
在豬價和基數效應的作用下,通脹有溫和回升的空間,二季度CPI、PPI都將回升,這將有利於名義GDP的回暖。而近期海外央行轉鴿也為國內打開了空間,豬肉價格的擾動年內也難以影響貨幣政策方向,這是一個相對樂觀的組合。
因此,經濟本身的韌性,以及信用派生、財政支出節奏提前和春節錯位的基數效應,多因素的疊加使得我們可能在短期看到經濟的階段性企穩。

但中長期來看,經濟增速的下行趨勢可能還未結束
既非“崩盤”也無“速勝”,中長期經濟增速的下行趨勢可能還未結束。雖然多因素疊加下,短期經濟出現階段性企穩的跡象,但我們並不認為這是中長期經濟已見底並將趨勢性反彈的信號。我們維持2019年中國經濟增長上下行空間相對有限,經濟既非“崩盤”也無“速勝”的判斷。
中長期來看,近期宏觀政策強調“就業優先”,意味著政策不會通過“大水漫灌”來刺激經濟。而既然中國宏觀經濟進入了高品質增長時期,經濟階段處於類似1998-2002那樣的“支柱產業結構調整期”,那麼“速勝論”和“崩盤論”都是小概率事件。
中長期來看,中國權益資產處於戰略配置期這一判斷維持不變。在全球風險偏好低、利率水準已大幅下降的背景下,中國股市的股息率相對發達國家而言仍具有比較優勢。雖非經濟反彈驅動,但我們在年度策略《水長、致遠》中提出的中長期資本市場重要性提升、“長錢”流入的邏輯沒有發生變化,我們維持中國權益市場“戰略配置期”的判斷不變。

風險提示:海外經濟、政治環境變化超預期,政策變化超預期。
本文作者:王涵、王連慶、段超,來源:王涵論宏觀 (ID:XYZQMACRO),原文標題:《【興證宏觀】除了PMI,你還應該關注這些短期改善》

上5頁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終頁 下5頁
 
 
 
Copyright © 2008 啟富達國際(股)公司_推薦如何投資理財課程 版權所有   電話:02-2703-2053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26號4樓之3   E-mail:cfd.wma@msa.hinet.net  
x